法官抛出了诉讼机构对前成员的最新“牵强附会”诉求

日期:2017-11-01 03:15:04 作者:巨糅掳 阅读:

<p>我不知道是否是傲慢或无知使一些人认为他们可以使用法律来表现得像朝鲜独裁者</p><p>为一家名为The National Guild of Removal&Storers的搬迁公司提供一个交易机构</p><p>正如我之前报道的那样,它有一种习惯,即利用捏造的借口起诉五位数的前成员,并威胁要对我之前的一篇关于它的文章采取法律行动</p><p>其中一名前成员是由70岁的约翰鲍威尔拥有的赫里福德郡的Ledbury Removals</p><p>去年,鲍威尔试图在经济衰退之后落后于会员费并希望退休后试图离开公会</p><p>尽管仅欠2000英镑,公会要求24,000英镑,鲍威尔先生说,由于法律费用,他现在面临着接近53,000英镑的法案</p><p>作为对他的法律诉讼的一部分,该协会上周去法院试图让鲍威尔先生披露与被起诉的其他前成员的电子邮件交流</p><p>换句话说,公会认为它有权看到别人的私人谈话</p><p>值得庆幸的是,米尔顿凯恩斯皇家宫廷区的法官Neil Hickman认为不然</p><p>他驳回了公会试图向勒德伯里搬迁公司提出披露命令,认为这是“毫无根据”和“完全无耻”</p><p> “你的客户想知道其他人对他们的评价很简单明了,”他告诉公会的律师</p><p> “我完全理解为什么公会会喜欢所要求的信息,但我很清楚他们无权获得这些信息</p><p>”公会被命令支付鲍威尔先生2,407英镑的法律费用</p><p>但这场考验远未结束,今年晚些时候他还面临被起诉的欠款</p><p> “这是一场噩梦,”鲍威尔在场外说道</p><p> “我们只是希望这是结束的开始</p><p>”如果你是尖锐练习的受害者,我想听听它</p><p>请发送电子邮件至[email protected]或写信至Penman Investigates,Daily Mirror,One Canada Square,London E14 5AP我无法回复每封信,但可以保证全部阅读</p><p>请,